艾奇体育网

当前的位置:艾奇体育网 > 社会 > 正文

饿了么:5分钟;美团:8分钟!谁能化解外卖竞速

网络 2020-10-17  网友投稿
  外卖骑手相关的规则是企业来定,即平台定;消费者在平台下单,商业行为也是针对平台产生。“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你拿外卖骑手的过错,他的违规,他的撞人,他的穿红灯,让消费者去承担下来,这显然是有违基本逻辑的。”     钛媒体注:昨日,一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该文揭露了外卖平台算法压榨骑手,引发了网友对平台派单不合理的声讨。     文章指出,在系统的压迫下,外卖骑手受到派送时间不合理、规划路线含逆行、商家出餐慢、超时高额罚款等问题的多重折磨,为了不被系统除名、不影响站点数据,骑手们不得不选择铤而走险,每天都在违反交规、与死神赛跑,外卖员成了高危职业。     现实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结论: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2018年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美团占一半,饿了么排第二。     对此,外卖平台美团和饿了么都先后对外进行了回应。     9日凌晨1 点,饿了么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将尽快推出一项新功能“多等5分钟/10分钟”按钮,会为按下按钮的消费者提供红包或吃货豆等权益;9日晚间,美团公开发表声明称,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同时升级骑手申诉功能,对于因恶劣天气、意外事件等特殊情况下的超时、投诉,核实后,将不会影响骑手考核及收入。     平台试图转移矛盾,被批道德绑架     饿了么的回应很及时,然而并没有等来所有用户买账,反而将其自身置身于舆论风口。     在《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吗?》的声明中,饿了么表示,将于近期发布两个新功能:一是在结算付款时增加“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自主小按钮,饿了么会为按下按钮的消费者提供红包或吃货豆等权益;二是针对历史信用好、服务好的蓝骑士提供个别订单的“超时免责”权益。       对此,据澎湃新闻,经常点外卖的市民吴女士表示,如果遇到天气恶劣,或逢年过节,会考虑选择等5分钟,其他时间则不会等。吴女士称,现在一单外卖,平均要收5块钱配送费,“我付了钱的,平台不愿意让步,多给员工加时间,却要消费者买单,这不合理”。     与吴女士持类似观点的人不在少数,在饿了么官微下的好多留言被高赞,目前已被删除。       同样在知乎平台上,支持率排在前4的回答,均表达了质疑,称平台闭口不提派单系统给骑手带来的压力,却将责任转移给消费者,是在“道德绑架”用户。     其中有知友以“石崇斩美人劝酒”为喻,认为外卖骑手就是“美人”,饿了么就是“石崇”,用户就是貌似有决定大权实则被架在火上烤的“客人”。     石崇每次开宴席,就让美人行酒,客人不把酒喝完,石崇就让人把美人斩了。     现在石崇说我也没办法,就是这么个“规矩”。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想救美人你就把酒喝完。     饿了么说你客户可以用“五分钟功能”拯救外卖骑手,你要同意了就不得不用,否则到时候“美人”被“斩了”可全是你的错。     最重要的是,很多人担心此功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平台不合理派单,骑手“高危”的职业现状依旧不会得到改善。     值得一提的是,9月9日下午,上海市消保委通报线上生鲜平台消费评价情况,副秘书长唐健盛分析认为:饿了么的声明实际上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     其称,外卖骑手是与企业的关系,相关的这些规则也是企业来定,即平台定。消费者在平台下单,商业行为也是针对平台产生。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你拿外卖骑手的过错,他的违规、撞人、穿红灯,让消费者去承担下来,这显然是有违基本逻辑的。”     不过,也有好多人认为这一改变非常人性化。如果多等5分钟,能够让外卖员遵守交通规则,也是值得的。部分网友留言仍对骑手们怀抱同情,并在“心痛”之余一致表示:自己愿意给骑手多一点时间上的宽容,希望平台也可以这么做。       昨天“暂不回应”的美团,本来计划下周举办外卖业务沟通会,也在今日晚间紧急拿出了解决方案,好在美团外卖没有把矛盾转嫁给用户,而是改变自身系统。     美团外卖表示,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没有借口,系统的问题,终究需要系统背后的人来解决,会更好优化系统:     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留给骑手等候延迟的电梯,在路口放慢一点速度;     恶劣天气下,系统会延长骑手的配送时间,甚至停止接单;     同时升级骑手申诉功能,对于因恶劣天气、意外事件等特殊情况下的超时、投诉,核实后,将不会影响骑手考核及收入;     在安全保障方面,美团外卖正在研发的用于保障骑手安全的智能头盔,将全力加大产能,同时将增强配送安全技术团队,重点研究技术和算法如何保障安全;     针对写字楼、医院等特殊场所存在的进入难、找路难等问题,美团外卖也给出了正在努力的方向,“我们在这些场所正在努力铺设智能取餐柜,让骑手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更便捷。     要改变企业系统规则,有必要加强外部监管     作为舆论当事人,外卖骑手也就此事发声。     据观察者网,做过外卖员的风闻用户“星静与星晴”现身说法,称外卖员成为高危职业的“责任就在系统”。     算法看上去经过精密计算达到了最优,可问题在于,写计算法的人没送过外卖,系统推荐的路线往往不考虑交通工具和道路走向而漏洞百出。这种脱离实际的设计,本身就是算法设计者以及上层不负责任的表现。     当然,也有不少外卖员表示支持饿了么新功能。据澎湃新闻,饿了么外卖员王耀说,作为骑手,他支持“等5分钟、10分钟”的功能,这样一来,对骑手的人身安全也有所保障。王耀表示,自己在送单时,一直把安全放在首位,公司也是这么强调。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外卖员也表示,支持“等5分钟”的功能,这样可以让外卖骑手的送餐压力小一些。“不闯红灯会超时,这样对我们的数据有影响。”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外卖员坦言,他从事外卖行业已3年,自己也不愿意冒着危险闯红灯,但送外卖自己风里来,雨里去,赚的是辛苦钱,“扣钱和闯红灯二选一,不得已才闯红灯”。     上述外卖员还称,每月单量超过700单,每月满勤28天,送一单一般赚7块钱。但如果超时,那一笔订单就会扣一半钱。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赵金涛向雷达财经表示,国家应该加强对互联网下的用工的监管,从法律上明确用工性质和责任主体,比如要求平台招聘外卖人员必须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或者平台使用外包时要求外包公司必须与外卖人员签订书面合同,切实保障外卖人员的合法权益。在目前没有具体规定的情况下,不论属不属于劳动关系,只要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到伤害,均可以要求雇主承担相应责任。     社科院专家孙萍在腾讯新闻客户端发表观点称,“算法的制定者不仅来自平台,不仅是计算科学家、程序员、架构师,而是要包括劳动者、社会组织、平台参与者、政府和社会科学家。一个良性、协商的算法参与、合作机制,可以帮我们一定程度上跨越‘算法黑箱’,也是我们面对即将到来的‘算法社会’更温情、更理性的见证。”     据微信公众号“文化纵横”,这在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专家沙烨看来,互联网+算法的创新驱动并没有改变的是,城乡二元结构下缺少机会的人们,在资本逐利的大环境下被残酷剥削的命运。而算法之所以冰冷,是因为它把一个个劳动者变成了系统中的编号,出了事故只能自己负责,连传统劳资关系的最后一点温情也被剥夺。     在外卖员的价值被完全榨取的同时,所有的附加成本都由社会来承担。每年数以万计的交通事故伤亡,外卖员缺失的社会保障,最后都由社会来承担,收益留给了企业,成本却扔给了社会。     沙烨反问,如果简单通过形式上的外包就可以规避劳动关系中企业的责任,那同样的形式是否可以推广到所有的员工?每个企业对所有员工,不论工种,是否都可以如此?还是因为这些外卖员别无选择,只能承受?在生产线工作发生事故尚且能算工伤,外卖员被算法逼出交通事故就活该自己负责?     通过算法,互联网巨头建起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商业帝国。企业家能让外卖员参加上市仪式,却不会给他们福利增加毫厘。因此,要改变企业系统的规则,实有必要加强外部监管,让企业为外卖骑手的安全和权益保障负责,让这些用血泪服务社会的劳动者也能分享到创新时代应有的福利。

本页地址:https://www.AiKiSport.com/2020/1017/450.html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8-2019 WWW.AIKISPORT.COM 艾奇体育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艾奇体育网 艾奇健身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