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奇体育网

当前的位置:艾奇体育网 > 健康 > 正文

水菜,四川人的那抹乡愁!

2020-09-15 22:32  艾奇体育网

从小到大,餐桌上少不了的就是水菜。那时做菜挺健康,大都白水煮着吃,地里种什么,也就吃什么。夏天黄瓜、豇豆、南瓜、东瓜、四季豆,入秋旺瓜。冬天则是萝卜、青菜。只因有了水菜,才不觉得生活无味。而做水菜是极容易的事。

立春时节,小小的辣椒苗在微风中摇摇摆摆。奶奶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挖起来,分栽在山腰向阳的坡地。在和煦的暖阳下,它长得可快啦。并且小小的个子就开始有了白米粒般的花儿,不知不觉天开始热了,辣椒树下垂满了青青的细长果儿。随天气渐渐炎热,青青的果儿慢慢泛黄,变红。最后一簇簇鲜艳的红,到了收获的季节。

奶奶把于干的青蚕豆,用刀劈开。这是技术活,我只会劈手。然后去掉皮,再放清水泡。泡得差不多了,该上蒸笼蒸熟。蒸熟的蚕豆趁热晾在簸箕里,没几天就长出了一层黄色毛茸茸的东西。这时候再在烈日下暴晒干透。只等与辣椒相遇。

红红的辣椒摘回来,去柄,清洗于净。然后该老爸上场了。他麻利地拿出饭甑,去掉甑必,倒扣在簸箕里的一块厚木板上。老妈把辣椒倒进甑里,老爸用卡好菜刀的木棒切辣椒。这个过程不长,但需戴口罩,辣味直奔鼻子。切细的辣椒还得上石磨,磨成糊状的红汤。我一般做的就是毛驴的活——围着磨子转圈圈。看来细碎的辣椒下去,一滩红浆出来。我是有点怕的,这戏称麻索子辣椒。即便嫩的,也会辣入耳心。

红浆与蚕豆还有盐在敞口陶泥坛见面,迅速地相拥在一起。又再一个多月日日白日阳光,夜晚夜露的滋养下,渐渐失却冲动的艳红。变得沉稳,凝重,生出好闻的香味。我们的水菜大功告成了。别的人家还会加入油啊,酒啊,香料啊,让水菜独具醇美。无奈我家奶奶做的是原味,我妈秉承的也是原味。我家仔仔还说这是外婆家的味道:别的那叫豆瓣酱,能和外婆家的水菜比么?我似乎明白,为什么有许多儿时的美味不再,只因做美味的亲人奶奶已去啊!


本页地址:https://www.AiKiSport.com/2020/0915/530409.html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8-2019 WWW.AIKISPORT.COM 艾奇体育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艾奇体育网 艾奇健身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