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奇体育网

当前的位置:艾奇体育网 > 社会 > 正文

“操场埋尸案”办案人盗刷涉案人钱财,这债该谁来还

2020-09-15 18:50  艾奇体育网

文|令狐卿

澎湃新闻9月14日报道,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被曝光一年多以后,出现了“案中案”。曾任新晃副县长、分管教育的龙某被留置期间,手机、银行卡、身份证等物品遭暂扣,交由纪监委工作人员杨某辉保管。杨某辉趁机盗刷近35万元,被以贪污罪一审判决4年有期徒刑,至今尚有逾13万元没有还给龙某。

截图于澎湃新闻

新晃的“操场埋尸案”以其血腥谋杀、地方关系网遮盖罪行著称,参与谋害的凶手都已被绳之以法,主凶被处以极刑,该案中负有责任的公职人员也都受到处分。龙某被留置160天,从纪委办案点回到家中,发现收到大量催债短信,杨某辉在龙家追问下坦白。龙某成了受害者,办案的纪委人员成了犯罪分子。

从法院的判决书看,杨某辉身为纪监委办案人员,所作所为可谓劣行斑斑。他利用职务之便,多次盗用龙某银行卡和支付宝“花呗”内资金,多次盗刷并套现龙某银行信用卡,多次冒用龙某的身份信息在多个网贷平台贷款并盗用,盗取的所有资金都用来偿还其个人债务和网络赌博。

这三个“多次”,证实杨某辉个人品行的卑劣,纪监委工作人员无需司法考试就能担任职务,行使留置、侦办等实权,杨某辉铤而走险沦为窃贼的事实表明,纪监委在把好人员素质关方面还可以做更多。除了办案人员素质,龙某资产成了杨某辉予取予夺的私产,更说明留置程序有很大漏洞,为知法犯法提供条件。

杨某辉已经被一审判刑,除了4年有期徒刑,还处罚金20万元,并被责令退赔龙某13万多。表面上看,这事已经有了结果,监守自盗的纪监委人员去坐牢,为贪污行为付出代价。但问题是,杨某辉拿龙某身份借的网贷还没还完,还有十多万窟窿没填上,这笔钱到底该由谁来还?

[https://www.qzrencai.com]“操场埋尸案”,新晃一中操场跑道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如果让龙某顶下这些欠债,事实摆在这里,于理于法都说不过去。退一步说,即使杨某辉能还上,那因此产生的征信恶果还是由龙某承担,这个信用损毁的代价要不要赔偿?事发9个多月,杨某辉确实没钱还才“爆雷”,纪监委要不要承担应有的偿付责任,清偿其工作人员钻程序漏洞制造的烂摊子?

对龙某来说,她的身份证、信用卡、储蓄卡和手机是交付纪监委的,她是在配合留置程序,是遵从纪监委的要求。无论杨某辉私德如何败坏,盗窃手段如何低级恶劣,龙某的资产被侵吞、信用被损坏,都是在纪监委内发生的,这不是个人经济纠纷,纪监委负有直接关系,不应该也不能超然事外。

媒体9月12日还揭露一起类似的监守自盗案件,江西宜春奉新县公安局民警陈某盗用涉案当事人罗细妹微信消费,已经立案侦查,陈某已被刑拘。从当事人家属的控诉看,罗细妹被公安羁押期间,名下4张银行卡内共计6万多元被盗刷。陈某用这些钱买了卫生巾、牛奶、黄牛肉等,多次消费。

陈某用罗细妹微信支付消费,购买了卫生巾、牛奶、黄牛肉等物品。图片来源:上游新闻

耐人寻味的是,罗细妹家属一开始向公安局反映被盗刷情况,被拒绝立案,说银行卡的钱被归拢在微信零钱包,没有丢失。事情闹大后,公安承认侦查方向错误,让罗细妹家属去找纪委,反复之下,才抖落出办案民警盗窃涉案人员钱财的事。结合新晃的最新案例看,公安或纪委人员盗窃涉案人员私有财产成了监守自盗的新形式。

监守自盗一般窃取的是单位自有财物,像新晃和奉新县这样,被盗取的是强力机关暂扣的私人资产,用于个人琐碎的消费,偿还个人债务,甚至是用作赌博。头戴国徽的人如此作奸犯科,在性质上更加恶劣,在社会影响上更可以想象了。面对新型的监守自盗,如何整肃并挽回影响,看来是个大问题。

龙某夫妻因为涉案处分工资降级,再被杨某辉强加的一身债务负累,早已不堪重负。清偿她无端加身的债务,怀化市纪监委理应主动作为,积极跟进,毕竟杨某辉是纪监委的人,盗窃私财利用的又是留置办案漏洞。杜绝类似的监守自盗,不能让纪监委和公安局成为窃贼的庇护所,这是怎么强调也不为过的底线。


本页地址:https://www.AiKiSport.com/2020/0915/530305.html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8-2019 WWW.AIKISPORT.COM 艾奇体育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艾奇体育网 艾奇健身网 版权所有